編按:原文發表於2012年10月31作者臉書的塗鴉牆上,約於作者完攀前一周,其繩伴藍幕先完攀了這條路線,她們一起練習這條路線至少長達半年的時間


文末附有編者加的小魏和大俠的完攀錄影


以下是正文:

.........................................................................................................................................


從民國84年10月第一次接觸攀岩(大砲岩)到現在竟然已經17年了ㄚ
還記得那個年代
看到首席在大砲岩SOLO和看到神的感覺差不多
我平常大都在山社岩場、健野岩場(早已拆除)和大砲岩混、偶而去台大岩場(已遷址)
一年只會去一次龍洞
每次去都只能爬結婚路線等無敵簡單路線
能爬到5.10就覺得自己厲害的不得了了
HOW TO CLIMB 5.12和梅竹岩館被當成聖經般研讀
非常羨慕當時攀岩風氣很盛的台大和淡大登山社
(其實中興法商登山社攀岩風氣也很盛啦…因為有***在ㄚ…)

***好幾次叫我去參加中正盃的國手選拔
我總覺得那不是我能力所及的世界
在那個攀岩風氣未盛和資訊交流不便的年代
進步需要一點天份?

認識一樵老爸後終於可以把龍洞當成後院來去
跟著阿郎海哲四處奮戰多年後慢慢可以爬完一些11的路線
此時登榮正大舉開發第一洞的路線
無意間跟著阿郎的腳步竟爬上了我第一條12的路線:三天三十米(5.12A)
(雖然那時是以SECOND方式爬完,不過我完全就無恥的當成我RP了~)
當時我覺得已經到達我攀岩的極限了
想要再進步幾乎不可能
所以之後也沒有想拼其他12的路線

直到後來改和藍慕一起爬
攀岩在我生命中又進入了另一個層次
話說藍幕可是我在龍洞「相中」的人選
那時我一直想要找一個女性的繩伴
某次在黃金谷看到台北竟然有我不認識的女生爬的這麼好
機不可失馬上約攀岩
這一爬就爬到了現在

在藍慕的世界裡LEADING FALL根本就沒什麼
她是台灣攀岩界極少數不需仰賴男性架繩的女性
可惜和她爬的這幾年來我還沒被她徹底同化
不過和以前比起來至少很願意LEADING了
藍幕並不為自己設攀登極限
(她只擔心沒有新路線可以爬)
(每次我說某條路線這輩子都爬不上去她都會不以為然的「嘖」一聲)
那些在我眼中看來極限能力外的12路線都是藍慕的躍躍欲試的目標
既然繩伴願意架繩我當然就跟著練
近幾年在阿郎和藍慕的死拉活推竟又爬完了幾條12的路線
2010年4月RP機車
2010年7月RP落大石
2010年9月RP教練示範
2011年7月RP笑傲江湖
(藍慕說:「12的路線又沒有很難!」)

原來極限(5.12A)的存在是為了往下一個極限(5.12C)推近
「我還沒看到自己的極限在哪裡~」虹瑩如此說
但像我這樣沒什麼天份、爬岩已經超過15年的阿姨真的有可能再進步嗎?

完攀笑傲江湖後(這條路線我練了一整年)暫時沒什麼目標
去年8月就跟著阿郎嘗試了第一次的誰與爭鋒後(5.13A)
不小心又啟動了一場「百鍊成鋼」的不歸路…
隨著難度的提升
每一個動作都要控制的更細膩、更精準
總覺得力量不夠、柔軟度不夠、岩感不夠…
看不見自己還得要花多少心力才能接近這個強度
練習沒有終點、過程充滿了挫折
首席說的好「攀岩本來就是充滿挫折的運動」

格凸的攀岩旅行中斷了數月來的練習
本以為又要打掉重練
沒想到在某一次CLEAN路線的時候竟然SECOND爬完了
RP突然從IMPOSSIBLE變成POSSIBLE
從這時刻起
完攀最大的問題再也不是強度,而是心智能力
也就是我得面對長久以來逃避的問題:LEADING FALL

接下來我花了很多時間在心理建設
搭公車、上班時、睡覺前…
我把自己當成心理治療師治療自己的心病
理性的思考每一個環節
以便抽絲剝繭的找出恐懼的癥結
將之轉換成一種正面的思考力量
晚上再去政大岩場實證結果

終於我找到了一種說法改善了我很大部分的恐懼

我應該要改變自己的思考
不是告訴自己LEADING不可怕
而是接受LEADING是很自然的事
我根本不需要特意提起或想起這件事
自然而然的接受他的存在
而不是強迫自己刻意的忽略他

雖然還無法達到藍慕自在墜落的境界
不過我對這樣的進步已經非常的心滿意足
最後臨門的一腳就是耐心等待:等待自己和龍洞都處於最佳狀態!

只不過這一等3個月又過去了
練的很膩、忙碌、疲勞、岩況不佳、失去信心…
與其說5.13是在考驗我攀登能力
(除了拉筋,我沒有為這條路線做任何額外的訓練)
還不如說這是一場心理遊戲
你永遠不知道你哪時能完攀
於是每趟攀登前都得努力把自己狀態保持好
然後再承受殘酷的墜落

2012年10月27日氣象預報龍洞降雨機會是0%
前面連續兩周後門都嚴重反潮
這周應該不會還反潮這麼賽吧
沒想到才在善導寺就飄起了雨絲
到了龍洞天氣沒有好轉就罷了
岩壁依然是潮的…
我懶在地上一點爬岩的欲望都沒有
也沒有吵著叫阿郎架繩
東偉好心要幫我從大家的福利掛快扣
我還猶豫了一下
在濕滑的岩壁上抓踩小點的感覺真的很不好ㄚ
算了…就繼續百鍊成鋼吧…

反正只是瞎練第一趟只爬SECOND
整理來說岩壁的狀況總算比之前兩周好
有點滑、至少還是可以爬的狀態
TAKE個兩三次就爬完了

接著就看東偉和學長練習誰與爭鋒
這彷彿是一場回顧史
回顧自己過去一年來的摸索
回顧如何一個個MOVEMENT的破解與串連
我再度堅信攀岩者絕對具備自虐的特質

又輪到了我
藍慕和阿郎都在確保別人
整場最佳的確保人選非一起在格凸奮戰過的小亮莫屬
我一點都不想要在拼難關的時候分神擔心我的確保員ㄚ
第一個難關前的大裂隙依然潮濕
不過FACE上要換手的點竟然乾了!
我已經忘了這個點乾的時候竟然這麼好抓了
可能滑掉的不安全感消失
下一個左手出手就更有信心
疑…左手這個小縫隙竟然也乾了!
這讓我在勾右腳和連拼兩個右手的過程中都覺得穩到一個不行
總之我就在一直對自己說「岩壁很乾很乾我一定抓的住」的過程中
安然度過了第一個難關
起攀時並沒有預期這趟可能爬完
但當我順利通過第一個難關後突然見到一線希望
(我從來沒有在LEADIING時一次通過這個難關ㄚ)

接著是藍幕叫我去冥想的小天花板難關
上周…這個單步完全過不去
這次右手的爛點和左手連續兩個爛點竟然也乾了
我完全不需要猶豫就順利出了右手抓大洞
一切真的只是摩擦力的問題而已嗎?

抵達最後大天花板底下
不知道會不會發生海哲的慘劇…
趕快轉念專心在動作的細節上避免負面思考
一旦出手只有前進或墜落的選擇
想完攀一定要有拼到左手橫裂隙的決心!
死命LOCK住、一公分一公分的用力提升
幾個小時前我還賴在地上一點都不想動ㄚ
沒想到幾個小時後竟然RP了誰與爭鋒
(藍幕應該很開心再也不用伺候公主練劍了)

5.13是個虛名
我這個沒慧根的人忍不住追了這個虛名
一追就追了一年多
完攀當然很開心
幾天後再想好像也只是過眼雲煙
雖然之前嚷著爬完就要退出攀岩界
結果等下就要自打嘴巴去STONE抱石…

還是會爬啦
只是期望整個攀岩的方向和心態會有所改變
往哪裡走還不知道
但應該不會再是拼難度了

小魏版誰與爭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HgFxM6cDqc&feature=g-user-u
 
大俠版誰與爭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kpq73MwuG4&feature=g-user-u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stietsai007 的頭像
westietsai007

rock climbing 攀岩路線難度討論平台

westietsai0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